Home佛光山全球資訊網愛心贊助網站導覽聯絡我們   
大慈故事
MenuBar 愛的緣起 我愛師公-星雲大師 我愛我家 吾愛吾師 大慈故事 創作天地 大慈印象 我愛大慈 MenuBar
 
大慈新聞台
專題報導
大慈的故事
 
 
大慈的故事
 
Untitled Page
    慈怡法師
    摘錄自《薪火》   
 
 
 
  慈怡法師,俗姓楊,台中烏日鄉人,曾祖父是前清秀才,祖父、父親代代也都以耕讀傳家,難得的是對家中的女孩子並不輕忽,一視同仁地栽培她讀到台中女中畢業。

  談到慈怡法師與佛門的因緣,首先要拜祖母之賜。在台中王田(今日成功嶺一帶)附近有一座善光寺,每當祖母要到廟裡念佛時就將她帶去,慈怡法師回憶:「當時我才五、六歲,到了廟裡,祖母就找一個角落、一把椅子,叫我坐在那裡,她自己則去念佛、繞佛。雖然心理不曉得她們在幹什麼,但我蠻聽話的,就乖乖坐在那兒,等祖母拜完佛帶我回去。回家後還可以吃到供佛的水果餅乾,大家又都很歡喜。」-當年文靜靈秀的小女孩日後會踏入佛門,也許在當時就已經灑下了菩提種子。

  中學畢業後,她以出色的學識和氣質,考入公路局工作。正當憧憬無限的年華,卻在因緣巧合之下讀到《釋迦牟尼佛傳》這本書,從此改變了她的一生。

  慈怡法師從小就很喜歡閱讀各種書籍,有一次朋友借她一本《釋迦牟尼佛傳》,她讀得愛不釋手。原本以為作者「星雲」已是「古人」;然而有一天,朋友告訴她,「星雲」竟來到台中慎齋堂,宣講《觀世音菩薩普門品》,她遂隨著三、四個朋友去了,非為求法只是想一睹作者廬山真面目。初見大師,立刻覺得這位師父慈祥莊嚴,還告訴她們,如果有興趣,可以再讀《十大弟子傳》、《玉琳國師》等書,以及其它佛學雜誌,之後又陸續寄《覺世》旬刊給她。

  突然間好像開了竅,開始縱身投入佛法慧海之中,孜孜不倦的苦讀,然而興趣雖濃,卻似懂非懂,因此更加激起了強烈求知欲。有一次在《覺世》旬刊上看到香港東蓮覺院招生,立刻寫信去申請。入學許可書固然很快就寄來了,她興緻沖沖的去辦出境手續,卻鎩羽而歸,原因是按照當時政府的規定,只有出家人才能申請出國念佛學院。

  像個洩了氣的皮球,她寫信向星雲師父報告,星雲法師安慰她說,自己正在籌建一所壽山寺,如果真的想讀書,將來可以讀壽山佛學院。

  壽山佛學院在萬般困難中終於開學了,為了專注讀書,沈澱心志,民國五十四年她決定披剃出家。當秀髮飄落、頂禮佛前的那一剎那,取得了倘佯般若智海的通行證,也成為星雲大師最早在壽山寺出家的弟子之一(同時共有三人),法號「依平」、內號「心宇」(慈怡是皈依名)。

勤於筆耕品學兼優的典範

  在佛學院同學們的印象中,對慈怡的描述最是貼切:「中等身材,面貌莊嚴,臉上永遠帶著一絲微笑,架上一副眼鏡,具有學者風度,對人彬彬有禮,端莊穩重,看起來道貌岸然,不多說話,但和她談起學問來卻頭頭是道。品學兼優,治學辦事,為一般學生的典範。」

  當佛學院畢業時,慈怡比其他同學多帶走一份沈甸甸的禮物--生平第一本著作《萬壽日記》。這是她在《覺世》 旬刊<光明藏>一欄裡連載了二年多的筆耕成果,這一本佛教女青年的日記,記錄著台灣三十多年前學佛教育的情形、 青年學子的心聲,以及佛學院生活的點滴。在佛學院三年,慈怡擔任了三年《覺世》旬刊的主編,多少個夜晚,同學均 已在甜夢中,只有她守著瑩瑩孤燈,埋頭工作,辛苦自不待言,但是只要想到這份十天一期的刊物,能溝通海內外佛教 關係,傳達各地佛教珍聞,豐富讀者的精神生活,也就樂以忘憂了。她自信滿滿的說:「從在家到出家,《覺世》我是 沒有一期漏過一個字的,這一點我覺得很自豪。」

再度赴日深造攻讀博士學位

  民國五十八年,慈怡和慈惠、慈嘉師兄弟三人,在師父節衣縮食籌款下,連袂赴日本京都佛教大學進修,她選讀了史學系。四年後不負師恩,完成碩士學業。

  回國後,首先義不容辭的進入佛學院,在執起教鞭的同時也負責大慈育幼院的工作;隨後,又接繼心平師兄之後, 到彰化福山寺當住持,兼福山佛學院院長,又挑起編修《佛光大藏經》及《佛光大辭典》的重任。前後十年,所有任務 告一段落之後,她益發覺得佛法浩瀚,學而後知不足,於是再度赴日深造,先在龍谷大學文化研究所任研究員,再投考 佛教大學攻讀博士學位。「因為當時腦袋裡的東西好像都用光了,覺得應該再去充實一點。」-慈怡法師燦爛一笑,對 知識靈光似乎有永不饜足的渴求。

  第二次赴日至今已逾十餘載,慈怡法師目前博士課程部分已經結束,正著手撰寫論文,題目是〈宋代的士大夫與佛 教的關係〉。她同時輔導大阪地區佛光會,另外奉常住之命,負責成立大阪佛光山寺,從買地、籌款、建設,事必躬親 。慈怡法師充滿法喜的表示,經過眾多因緣的聚合,大阪佛光山寺終於在1997年竣工,日本關西地區的佛教徒均慶幸有 一處拜佛共修的莊嚴寺宇。

編修佛光大藏經

  自入佛門開始,慈怡法師一直堅守以文化宣揚佛法的崗位,除主編過《覺世》旬刊之外,《普門》雜誌從第一期開始就曾參與,還負責製作過《佛光山簡介》、書籤、《星雲大師演講集》和《佛光學報》等。其間投入最長時間、最多心血的尤屬《佛教史年表》、《阿含藏》及《佛光大辭典》。

  該編修委員會實際上就是由慈怡法師負責。在她主持之下,《阿含藏》四部--《雜阿含》、《長阿含》、《中阿含》、《增一阿含》十六冊,於民國七十二年出版,當時並已著手展開《禪藏》的編修工作。目前《禪藏》、《般若藏》均已出版。

  另外,也是由她主編的《佛教史年表》,時間上自佛陀入滅之時,迄於民國七十五年;空間包括亞洲南北傳各佛教系統,以及歐美各佛教發展地區;這套年表對於鑽研佛教史的人而言確實是值得參考的利器。

編寫佛光大辭典榮獲金鼎獎

  為裨益學者研習,慈怡法師配合《佛光大藏經》同時進行《佛光大辭典》的編寫,嘔心瀝血,費時十年。

  目前身居異國寒窗苦讀的慈怡法師,回想起那段編輯《佛光大辭典》的時光,過程真可說是備極艱辛,望著案頭的《佛光大辭典》,慈怡法師推推那副千度近視的眼鏡,難掩內心澎湃的情緒,「心甘情願,無怨無悔」-她以此總結了自己 多年編輯的心路歷程。
 
 
回上一頁 回到頁首
 
本網站由 佛光山慈悲基金會 建製.
佛光山大慈育幼院 版權所有 © 2011. All Rights Reserved.
地址:高雄市大樹區興田里興田路153號 大慈育幼院 TEL:(07)656-6305 FAX:(07)656-3848